最新消息

從最近的兩封公開信談起

【釋蓮僧金剛上師】


最近在網路上有流傳著我的兩篇文章。

第一篇是在九月十日宗委會公佈師佛手諭,通告宣佈紫蓮堂與其堂眾,不再隸屬真佛宗派後隔天,我以“無爭”為題(http://www.vijayatemple.org/chinese/?p=3440),寫了封只是給尊勝雷藏寺同門的公開信。希望同門們能夠在此事發生之後,對師佛與真佛傳承恭敬與信心不變;秉持師佛的教示,勿陷入鬥爭是非之中,成為一位真正的心傳弟子,更勿忘自己為何修行的初衷與方向。

九月十三日,我接到同門的告知,麗惠大德於九月十二日,在彩虹雷藏寺上師排班座位時所上演的戲碼;還有當晚該組織的相關人等,又去找師佛認可他們的真佛傳承;同此之時他們還到處利用各種管道,公開質疑宗委會通告的真實性與公正。當下我又寫了一篇名為「對蓮花麗惠及其眾質疑宗委會一事有感」的公開信(http://www.vijayatemple.org/chinese/?p=3447),請宗委會轉傳給大眾閱讀。該文內容雖未出惡言,但絕對是以批判的語氣予以回擊,並守護師佛手諭與宗委會通告的立場,讓同門不會對此事有霧裡看花、莫衷其是的問題。

大家一定也會覺得奇怪,既然我先寫了第一封“無爭”的信,為何隔兩天我又會寫另一封批判的信呢?其實答案很簡單只有四個字:「因勢利導」— 隨順著事情發展的趨勢,加以引導應對。

第一封信我守護的是對師佛手諭中,要大家彼此無爭的承諾。師佛告誡大家無爭的背後,亦是要所有弟子謹記,處在充斥著種種是非對錯的紅塵中,唯有在真實的面對自己的習氣與無明,才能真正見到解脫自在的契機與道路。所以我寫給尊勝雷藏寺的同門信中,即依此理而言。

第二封信我守護的,是師佛與宗委會。就當時來說,發生了幾個狀況:
1、紫蓮堂與麗惠大德並未在宗委會通告宣佈後,甚至是師佛親自與之調解後息事寧人。
2、紫蓮堂與麗惠大德仍是不放棄的繼續騷擾師佛,並要師佛用種種表面的方式,對外證明其等在真佛宗的正規性。
3、他們數次擅自對外發表與宗委會先前通告相抵觸的公告,企圖混淆視聽。
4、麗惠大德又重複多年前用過的伎倆,盜錄其與師佛的對話,並在沒有取得師佛同意或知會師佛的情況下,擅自公佈其所謂筆錄的真實談話記錄。企圖將師佛與之的對談中,所使用的一些安慰她的字句,予以擴大解釋並企圖混淆師佛談話的整個方向與原意。
5、麗惠大德利用出席彩虹雷藏寺護摩法會的公開場合,製造上台與其他上師同坐的形象。即便當時有其他上師勸阻,她亦是不聽而且還要硬上台坐的作風,企圖混淆外圍同門與其支持者視聽的用意,昭然若揭。
6、紫蓮堂的堂眾,繼續在網路上到處點火,造成許多同門或其信眾對宗委會的通告作法更多不滿與誤解。

當時我知道僅僅是以上這些情勢的任何一種,便足以讓麗惠大德與其眾等得以從中操弄,並達到傷害師佛與宗委會的地步。我雖心中無爭,但是我也總不能看著他們對師佛或對宗派的予取予求與霸凌,我更不願見到有更多的迷惘眾生,繼續遭受其邪說邪行的荼害,所以我選擇批判了他們。

世間諸行當然自有其因緣,然而真正能夠隨緣任住的,唯佛而已。因為佛在真實的證悟後,依其所證而顯現之後得智,才能見到世間識境上的一切行相與法相不二,這才是真正的任運無礙。師佛的境界如佛不可思議,也正因為祂是真正的無礙,所以才可以說隨順、談無爭。

至於沒有證悟的我們呢?到底是要「無爭」或者是「護師護教」呢?那就「因勢利導、各守本分」吧!

我們當然要學習「無爭」,但是絕不是只是表相的無爭。當你個人受到種種冤屈、受到種種批判誤解、面對自身名聲財物被強佔豪取等等,你可以學習菩薩忍辱無諍,這些都是修行的資糧,也是身為修菩薩行行者的本份。但是當種種大義被邪師邪眾損傷:如師佛被變相霸凌、宗委會被惡意重傷、眾生被各種邪言邪見誤導等等行為發生時,我們的本分便是要化身為護法金剛。身為護法要能不以己私,不為己利,只為守護師佛與真佛傳承,守護眾生的慧命為己任。以慈悲心發獅子吼,令諸惡眾覺醒;以教示正念正見,令諸眾生慧命得以保全;不以爭鬥的邪心對抗邪惡,才能讓我們免與惡人一起沈淪。而這一切種種,也正是我們在修習護法行行者的課目與條綱。

以利他為主,謹守行者修行本份,以智眼觀視世間,好好做個動靜皆可、內外兼備的心傳弟子吧!

釋蓮僧 合十
於丙申年九月二十三日

釋蓮僧金剛上師開示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國,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