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看破因緣 認取真如──聖尊蓮生活佛尊勝雷藏寺法語開示

蓮生活佛盧勝彥 / Mar. 31 2007

蓮僧上師剛剛講的所有的喜事,我也領受到了。他的人,是一個不貪,不取,講實在話的人,講實話的人。
首先我們頂禮真佛宗歷代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及所有的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

蓮僧上師、蓮寧上師、蓮印上師、麗惠上師、各位法師、助教好,尊勝雷藏寺理事、主席、住持、各位同門,大家都好。還有師母好,師母也問候大家好。(眾鼓掌)

進到尊勝雷藏寺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壇城的佛菩薩非常的莊嚴、殊勝,覺受非常的好。(眾鼓掌)那麼第二個,我很高興的就是大家掌聲如雷。(眾熱烈鼓掌)我記得今天午餐的時候我講了一個,也算是笑話吧,我是這樣子講的﹕知道的不要講啊,剛剛是掌聲如雷,那有一個笑話是這樣子的,它是說﹕電跟閃電有什么不同﹖其實有人知道,我把答案講出來,閃電不用付費。閃電是不用付費的,所以剛剛那個掌聲如雷,你們是不用付錢的。(師尊笑,眾笑,鼓掌)
吐登達爾吉上師有告訴我,空行母曾在夢中指示祂:你要去臺灣找一個姓「羅」的。那麼祂就到臺灣找一些弟子,找了半天,沒有找到一個姓「羅」的。祂回到香港以後,我就見了師父。到最後祂講,原來空行母告訴祂找一個姓「羅」的,其實是姓「盧」的
很難得大家來到這裡,那麼我也能夠坐在這裡跟大家閒談,這是很難得的緣份,因為剛剛蓮僧上師已經講了,八年前我來過,那麼一晃就是八年。蓮僧上師剛剛講的所有的喜事,我也領受到了。他的人,是一個不貪,不取,講實在話的人,講實話的人。有一個原因你們知道嗎?什么原因呢﹖因為他不能丟我的面子,(眾鼓掌)因為他也是「蓮生(僧)」啊!他這個「僧」,國語也叫「生」嘛,他也是「蓮生(僧)」啊!所以他不能丟我的面子,那蓮僧上師一丟我的面子,我也是「蓮生」,兩個人面子一樣啊。(眾笑,鼓掌)

他剛剛談到以前都是弟子去找師父,那麼現在大部分都是師父去找弟子,其實不是的。以前我也是去找師父,真的,像吐登達爾吉上師,祂在香港,每一次都是我去香港探望師父的,師父沒有來美國看過我,沒有到過彩虹山莊,沒有到過西雅圖雷藏寺。吐登達爾吉上師有告訴我,空行母曾在夢中指示祂:你要去臺灣找一個姓「羅」的。那麼祂就到臺灣找一些弟子,找了半天,沒有找到一個姓「羅」的。祂回到香港以後,我就見了師父。到最後祂講,原來空行母告訴祂找一個姓「羅」的,其實是姓「盧」的,我姓「盧」,原來祂是要找我。因為臺灣話「盧」叫做「羅」,祂終於明白那個空行母是台灣人。(師尊笑,眾笑,鼓掌)祂告訴我﹕就是要找你啊﹗
師尊這一世給師父罵的不是少,很多﹑很多。祂說祂要把所有的法還給我,但是祂也罵我,祂罵我我不能講說,你罵得不對,我不能說。祂罵我,所有的罵,都是為我好,我們應該領受。因為你做錯了什麼,師父才罵你,我們肝腦塗地都要報師恩。我做弟子的就是這個樣子。
有一件很秘密的事情,是不可以講的,但是我都忍不住,(眾笑,鼓掌)祂說:盧勝彥呀,你前世的很多法本,都在我這裡﹔你前世給我的,我將要全部還給你。這個就是師父跟弟子之間的因緣,也是傳承的來源。所以,師尊一直敬禮歷代的祖師,一直敬禮自己的師父,這個是我們做弟子的根本。所以我講,以前我們中國人禮拜,有著儒家思想,寫的「天、地、君、親、師」,師父跟弟子之間,是有倫理關係在裡面的。你就是蓮花童子,或者是更偉大的尊者,那麼在這一世,我皈依了吐登達爾吉上師、了鳴和尚、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薩迦證空上師,我們這一世做人家的弟子,不管你前世如何如何,一定要恭敬自己的師父。

師尊這一世給師父罵的不是少,很多﹑很多。祂說祂要把所有的法還給我,但是祂也罵我,祂罵我我不能講說,你罵得不對,我不能說。祂罵我,所有的罵,都是為我好,我們應該領受。因為你做錯了什麼,師父才罵你,我們肝腦塗地都要報師恩。我做弟子的就是這個樣子。所以,我從來沒有跟師父還嘴過。就是說,師父罵你,你就一定要承受,不管是對的、不對的,統統承受、領受。就算師父罵不對了,也是為我們好呀。我們一切的來源、一切的慧命,來自於師父。好的師父,他教給我們的東西,在怎麼樣子,我們一定要飲水思源。師尊的師父很多,我跟吐登達爾吉上師之間,有特殊的因緣。祂說祂要把所有的法本,統統還給我。我前世留在祂那裡的法本,要全部還給我。這是祂親口對我說的,所以這個就是很奧妙的地方。
我講這個因緣啊,「天帝教」這三個字,原來是我寫的,李玉階拿走的。我講的是真實語、實在的話。
有一個秘密,我講出來,大家不要講出去。(師尊笑,眾笑,鼓掌)當年我皈依的一個師父(這位師父已經走了,早就離開了人間,但是我仍然皈依),他有一個教派,叫作「天德聖教」,你們聽過沒有?這個師父叫蕭昌明夫子。那時候他在臺灣有三個傳人,第一個傳人是內政部長王德溥,省政府主席黃杰將軍,是他的第二個傳人,他用無形針,三指無形針治病。蕭昌明是我皈依的師父,我是從王德溥那裡皈依天德聖教。

我在立法院演講完了以後,到黃又青(一位將領)的家問事。有第三個傳人來找我,這個人是誰?叫李玉階。知道嗎﹖他告訴我,他是真正在華山侍奉蕭昌明夫子的人。但是呢,王德溥掌了天德聖教,黃杰掌了無形針,他想自己出來創立一個教派,請盧師尊起一個名字。一個叫天德,一個叫無形針,我想了想,有一個靈感,我就給他寫下了「天帝教」。李玉階拿走我寫的「天帝教」三個字,非常的感謝,所以在臺北六福客棧最頂樓請我吃飯。在座的也有我們真佛宗的兩位上師,一個是蓮山上師,一個是蓮仁上師。我講這個因緣啊,「天帝教」這三個字,原來是我寫的,李玉階拿走的。我講的是真實語、實在的話。蓮山、蓮仁,你們去問他,不知道他們還記得不記得﹖他們應該記得李玉階。那天帝教現在怎樣啦?(有弟子答:在洛杉磯很旺,聽說要進中國大陸發展。)他們做得很好,恭喜他們,阿彌陀佛!
師尊本身看破因緣。佛在菩提樹下,因為思想十二因緣,終於明白了因緣。祂最初開悟的,叫做「緣覺」。什麼叫「緣覺」?對於所有一切因緣的覺悟,就叫「緣覺」。「緣覺」的境界就叫做辟支佛。
這是我起的名字啊!但是你們不能講出去哦。這個就是秘密,也是因緣。告訴大家,一切有因緣,我們只能夠給予祝福,希望他渡更多的眾生走向正道。當然,我知道我們真佛宗的弟子,也有跑去天帝教的,有嗎?(弟子答「有」。)有哦!但他們始終不知道,「天帝教」居然是盧師尊起的名字。

我講過一句話,現在這裡再次宣佈:將來真佛宗的上師,都可以收弟子;所有的教授師也可以收弟子;所有出家十年的法師也可以收弟子。所有出家的上師,都可以剃度弟子,男的出家上師可以剃度男的出家弟子跟女的出家弟子;女的出家上師可以剃度女的出家弟子;出家十年以上的法師,男的可以剃度男的跟女的出家弟子;比丘尼可以剃度女的出家弟子。

我重新再聲明,如果你們自己當中有誰想要出來創教,像蓮印上師啊,他說,應該是我出頭的時候了。我老是在管一個小小的彩虹山莊,當一個總管,我的個子都比師尊高,我走路都比師尊快,我聞法也是第一,有一天,壯志淩雲,我要創我自己的宗派。來跟師尊講,師尊給你起個名字,就叫「天印教」。(師尊笑,眾大笑)蓮寧在旁邊笑得很開心哪,他(指蓮印上師)已經有天印教了,我還沒有呢。我還要講你呢。你也當你的師父,將來不得安寧。蓮寧,就是不得安寧;蓮印呢,不得法印。(師尊笑,眾大笑)他就叫「天寧教」。把我們真佛宗更加的發揚出去,「真佛天印教」,「真佛天寧教」。(眾笑,鼓掌)那所有的弟子不要像無頭蒼蠅一樣,又有新的教派,趕快卜杯看看,是「天印」好,還是「天寧」好?哦,大家又去皈依了。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子,因緣哪!因緣!一切都是因緣。

師尊本身看破因緣。佛在菩提樹下,因為思想十二因緣,終於明白了因緣。祂最初開悟的,叫做「緣覺」。什麼叫「緣覺」?對於所有一切因緣的覺悟,就叫「緣覺」。「緣覺」的境界就叫做辟支佛。
我一直在想,蓮僧上師這裡怎麼辦呢?我不能只給三個嘛!是不是﹖蓮僧跟我的蓮生是相通的,音都一樣,我沒有辦法給他起名字,(眾鼓掌)將來出來弘法,就叫蓮僧活佛吧!
師尊在這一世當中,拜了那麼多的師父,知道因緣;師尊給李玉階起的「天帝教」,知道因緣;給蓮印上師起的「天印教」,知道因緣;給蓮寧上師起的「天寧教」,知道因緣。將來也給麗惠上師起個名字,叫真佛慧教,「真佛智慧教」。以前我的師父印順導師他有一個慧日講堂,在台北。有一個菩薩叫月慧,月慧菩薩,那麼麗惠上師呢,那裡也可以講「真佛月慧教」。(眾鼓掌)

我一直在想,蓮僧上師這裡怎麼辦呢?我不能只給三個嘛!是不是﹖蓮僧跟我的蓮生是相通的,音都一樣,我沒有辦法給他起名字,(眾鼓掌)將來出來弘法,就叫蓮僧活佛吧!(眾鼓掌)

我是在講因緣。真的,師尊假如離開人間以後,我不知道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當然,我是希望每一個人都照著傳承,那麼你們也可以另外起一個教派的名字,沒有關係的,只是前面安上傳承師父是誰,就可以。雖然「天帝教」是師尊起的名字,跟師尊沾不了什麼邊,但是,李玉階跟我同拜一個師父,也是蕭昌明夫子。我拜的師父很多的,還沒有把它全部講完。今天大家知道,師尊也拜過蕭昌明夫子,「天帝教」是我起的名字,交給李玉階的,因緣哪!因緣!

我跟師母之間的因緣,我很恭敬她,真佛宗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用她的智慧在管理。她處理真佛宗大大小小的事情,真的是很偉大。(眾鼓掌)我真的很恭敬她,她的能力真的很高、很有才華、很有智慧,有時候她的判斷力比我還強,她的智慧很高,這也是因緣。

像你們大家,每一個人都各有各的因緣。今天你們在這裡聽師尊講因緣,就是要你們看破因緣,放下因緣,互相的尊敬,因為其實在一起的緣很不簡單。不是你欠我的,就是我欠你的;不是冤家對頭人,就是來報恩的。那麼這一種緣,就算是冤家對頭人好了,你不了掉這個緣,怎麼能夠放下這個緣?你要去受。證嚴上人講:「歡喜做,甘願受。」(台語)懂不懂甘願受?我們都是甘願受,甘願去承受這個因緣,了掉這個因緣。就算是有怨的,也要了掉這個因緣;就算是報恩的,我們當珍惜,更加的珍惜。有怨的,就要去了掉,好好的去學習佛菩薩的忍辱,能夠看破因緣,放下因緣。

所以我常常講,結婚是一種失誤,離婚是一種開悟,結婚﹑離婚﹑又再結婚是執迷不悟,那麼能夠白頭諧老靠的是忍辱,真的是這樣。所以佛菩薩「六度萬行」講「忍辱」,在緣份上面來講,是朋友的緣、是夫妻的緣、是上師跟弟子之間的緣、是上司跟員工的緣、是鄰居的緣、是周邊關係所有人的緣、是親戚的緣,這麼多的緣當中,你必須要「歡喜做,甘願受」,了掉這個緣份。你要成就,就得學習「十二因緣」,能夠從緣裡面去覺悟,就成為辟支佛。

今天有緣份跟大家談緣份,師徒之間的緣份,師父跟弟子之間的緣,師尊跟師父之間的緣,真佛宗盧師尊跟天帝教李玉階的緣份,師尊跟師母的緣,師尊跟佛青﹑佛奇的緣,跟自己的孫子﹑孫女的緣,「歡喜做,甘願受」。

像上一次盧弘小的時候,師尊光頭嘛,在地上跟他玩,他突然間拿了一個煎勺走過來,扣的一下,頭上長了一個包。我就跟他講:「感謝加持!」孫子盧弘猛然給我一下,感謝加持,驚醒我跟你之間的緣份。這個盧君哪,很可愛!有一天,我正在那裡拜佛,做大禮拜,她蹦、蹦、蹦走了過來,我都沒有看到她,上面有一尊佛像很高很大,她用手一推,佛像掉下來,我剛好在頂禮,扣,頭上又長了一個包,是我的孫女嘛。感謝佛菩薩加持,感謝盧君加持,是我的孫女加持我。我不能講說,以後我不理你們兩個,我還是很愛他們,為他們做任何事。「歡喜做」,因為是親屬﹔他們打我,「甘願受」呀。講緣份,很多緣份,跟孫子、跟孫女、跟兒子、跟女兒,都是緣份。那麼,跟師母、跟自己的母親、跟自己的父親,也都是緣份。

我出生也有一個很大的秘密。我本來想寫一本書,這一本書的名字,就是「盧勝彥出生的秘密」。我是準備等我年紀很大了,我的父親離開了人間,我母親也離開了人間,那時候,我就可以寫我出生的秘密。

談到這裡就講一個笑話吧。有一個少女到婦產科醫院生小孩,一出生,是一個男孩子,醫生就跟少女講:「恭喜你,生了個男的,趕快回去報告給你的先生。」那女孩子跟醫生講:「我沒有先生。」那個醫生一聽沒有先生,就說:「那麼趕快回去告訴你的男朋友,你幫他生了個男孩子。」她說:「我沒有男朋友。」那醫生想了半天,沒有先生,也沒有男朋友,那麼,趕快回去告訴你媽媽,說你生了個男孩子,第二個耶穌降生了。(眾大笑)又沒有先生,又沒有男朋友,怎麼來的﹖不是第二個耶穌嗎﹖這是一個笑話。

我出生的秘密,跟耶穌差不多,但是我現在不能寫,我?此以後也不能寫,也不會寫,為什麼?因為我看破因緣,我看破人世間的因緣。原來因緣是這麼一回事,我更尊敬我自己的母親,更尊敬我自己的父親。我一直想辦法渡化我的父親,那麼我父親現在會唸「南摩觀世音菩薩」。(眾鼓掌)

所有的秘密我都講了,就是這個出生的秘密我不會講,永遠也不會講,而且,也不放在我的心上,因為我把這個緣份也看破了。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因緣生、因緣滅,唯一的真如是不生不滅。你要認取真如,認取如來藏識,你擁有了真如,你才是無上的金剛上師。我在一如堂講一如,談到「以無念為正覺佛寶,身口意清淨為法寶,以真佛上師為僧寶」,真佛上師,真佛兩個字不用講了,那是真如,真如的金剛上師,是不變色叫做金,不變形叫做剛。上師,是沒有比這個再上的了,能夠認取真如的真正的一位金剛上師,你可以去皈依。謝謝大家。

師尊慈悲答弟子問

弟子問﹕真如是不是等於佛性﹖

師尊答﹕好的,我解答這個問題。真如呢,本來是沒有名字的,但是它是始終一直存在的,這是佛本身所悟到的,祂悟到了真如,認取了真如。

那麼,佛性跟真如之間的差別是這樣子的﹕佛性是真如的用,真如是體,祂是一個體,祂是沒有辦法去形容的一個體,但是引伸出來的,就變成佛性了,所以佛性是真如的用。就好像我們講,我常常舉一個例子就是鐘,鐘鼓齊鳴的鐘,那個鐘擺在那裡,鐘是一個體,鐘聲就是用,鐘的聲音就是用,佛性就是那個鐘聲,真如就是那個鐘,這是一個比喻。所以說,所謂的佛性就是真如的用,祂顯現出來的一種用,作用。謝謝(眾鼓掌)﹗

弟子問﹕不是帶業往生,也不是消業往生,是嗎﹖

師尊答﹕講到最終的最後,這是很大的一個秘密,又是一個秘密(眾笑,眾鼓掌)。

因為佛教有兩派,一派主張帶業往生,帶業往生是一般的淨土宗。我們有業障,人都是來酬業的,有業障,不能夠往生,但是因為只要我們唸佛,佛,阿彌陀佛給我們攝受,我們就往生了。那麼往生了,這個業障消了沒有﹖當然沒有﹗業障還在,所以他們主張帶業往生。一派主張消業往生,就是說,你業障沒有消,你怎么能夠往生清淨的佛國﹖到了佛國,你還是一樣到處詐騙西方極樂世界人的錢財,西方極樂世界的錢財都被你騙光了(眾笑),這個業都沒有消,你哪裡能夠到西方極樂世界﹖兩派爭執不休。

師尊的意思是這樣子講﹕帶業也可以往生(眾鼓掌),後面還有一句,消業也可以往生(眾鼓掌)。我的意思是這樣子講﹕你帶業往生是到凡聖同居土,比較低一等的土,聖人在你旁邊,慢慢的教你,把你的業障消除,凡聖同居土。你消業往生呢,你到了無量光土,就是常寂光土。所以,兩個都可以往生,所以我講的意思是,不是帶業往生,也不是消業往生,其實是兩種都可以往生(眾鼓掌)。你業障消了,業都沒有了,你不要往生都會往生。那你自己還有業障呢,阿彌陀佛攝受你到凡聖同居土,跟聖人學習,消掉業障,所以統統可以往生(眾鼓掌)。

弟子問﹕做金剛上師的條件。

師尊答﹕一個金剛上師的條件是這樣子的,我常常講有三大要點,第一個,他本身是金剛,就是他道心很堅固,他不會變形,也不會變色,不變形,不變色就叫「金剛」。那麼上師呢,意思是講,他得到了無上的智慧,已經得到了很高的智慧了,沒有比這個再上的智慧,就是認取真如,那麼可以為人之師傅,叫做「上師」。另外還有一點,不變形跟不變色講起來,就是比較寬廣一點,但事實上所謂不變色,就是講,他守他的本份,他行在正道之上,這個才叫「不變色」。所做的,一切的行止都是走在正道上面,我們稱為金剛上師的規範﹕就是他不變形,不變色,得到真如,有無上的智慧,走在正道之上的叫「金剛上師」,就是這樣子而已(眾鼓掌)。

弟子問﹕什么是「非非法」與「非非心」﹖

師尊答﹕「非非法」,第一個「非」就是「不是」﹔第二個非就是「不是法的法」,「不是心的心」,叫作「非非法」跟「非非心」。簡單扼要地回答﹕就是「不是法的法」,「不是心的心」。其實是沒有法,但是為了教你,用了種種的方法教你,那種法是「不是法的法」。其實是沒有心,其實根本你找心都找不到的,也就是「無所得心」,但是為了讓人家明白,你證得的是真實心,所以叫「非非心」,「不是心的心」。佛陀講《大般若經》,幾乎都在解釋這個「非非心」。所以祂常常講到一個問題﹕就是因為沒有,所以才稱為有,因為有才稱為沒有。像功德一樣的,本來是沒有功德的,但是為了叫你做功德,那麼他才能夠讓人家有功德可以做,所以不是功德,才是功德。為什么會要這樣子講呢﹖其實是沒有功德好講的,只是守你的本份而已,哪有什么功德﹖但是為了守你的本份,為了增強你自己本身的那一種念頭跟你的作為,所以才稱為功德。因為沒有功德,才稱為功德,你真正認明了實在是沒有功德的,這個時候才叫做功德。是很難解釋的。所以佛本身來講起來,佛陀在菩提樹下悟道了以後,終於悟到了最高的智慧的時候,祂很想不說法,主要原因是很難說,因為是「非非心」,「非非法」,沒有功德,祂沒有辦法用語言文字去形容出來,才不想說法,所以才講不是法的法,不是心的心,不是功德的功德,希望你能夠聽明白(眾鼓掌)。

弟子問﹕1)師尊書上說,佛陀給你一粒石頭,石頭的意思是什么﹖
     2)師尊跟尊勝佛母的因緣。

師尊答﹕第一個是講石頭。我只能夠這樣子跟你講,佛陀給我一個石頭,那個是非非石頭,不是石頭的石頭。你把它看成石頭,那是一般人的眼睛所看到的,佛的眼睛看的石頭,是「不是石頭的石頭」。你能夠體會到這句話嗎﹖佛是在教導我,「非非法」,「非非心」,不能以石頭講。

第二個問題﹕今天我坐在尊勝雷藏寺說法,就是跟尊勝佛母有很深﹑很深﹑堪深的緣份(眾鼓掌)。我們曉得,佛母的一切的因緣,祂本身的因緣存在,那麼師尊也了解到,尊勝佛母本身的所謂的「尊」字,是至高無上。甚至你想想看,師尊的名字裡面有個盧勝,「勝」,也有一個勝字,蓮僧上師的音跟蓮生活佛的音又是一樣的,「勝」字,這個勝字,尊貴的﹑殊勝的佛母,這個就是我跟尊勝佛母的因緣(眾鼓掌)。太深了,講得太深了。

弟子問﹕師尊,佛的眼裡男女平等嗎﹖

師尊答﹕嗷,這是大問題(眾笑)。其實佛陀時代,祂隨?印度的習俗,祂本身是在印度出生的,隨?印度的習俗。目前來講,我們活在這世間,真的是隨?世間的習俗。男女平等,在習俗上來講起來,都不會平等。

像師尊來講,我今天穿喇嘛裙是可以的,你的裙子給我穿是不可以的,對不對﹖如果我們男生全部穿裙子,我講的是在家居士,男生全部穿裙子,在習俗上是不可以的。你不是女生,你為什么穿裙子﹖在另一個地方是可以的,蘇格蘭,是吧﹖那是另外一個習俗,另外一個儀軌,他才穿。一般男生是不穿裙子的。

我覺得,女生對我們不平等(眾笑)。為什么我們不能穿裙子呢﹖為什么我們不可以穿奶罩呢(眾笑)﹖對不對﹖為什么我們講話比較粗呢﹖為什么我們不講細一點﹖為什么我們的力量不可以小一點﹖為什么我們要長胡子﹖對不對﹖我不願意長胡子,每天都要刮胡子。你們女生享有特權,不用刮胡子,我們男生每天都要很辛苦去刮胡子,天天要刮。女生的皮膚比較細一點,對不對﹖我們男生的皮膚,比較那個,像我們都是臭男人(眾笑),天生就不平等。你說勉強達到平等,是名稱上的平等,職位上的平等,一切事情上的平等。其實坦白講,我們也失去了懷念的情意(眾笑),我們也缺少身上的子宮(眾笑),對不對﹖天生上就是這樣子。

那麼佛陀時代,祂隨?那個習俗,你不能怪佛陀,祂要适應印度的習俗。那麼在現代不同了,男女之間已經拉近了,但事實上還是不平等,女人也要承受生孩子的痛苦,這個是永遠不會平等的。當然,科技方面來講,有一天,男的也可以生,女的也可以不生,那另當別論,那時候是另一個時代了,對不對﹖或者是說,根本男女都不用生,就在外面生(眾笑)。我講的外面生,不是另外一個(眾笑),大家不要高興(眾笑),是講說,男的跟女的的東西給合以後,放在另外一個地方讓它生,那個時候真的是越來越接近平等了。

弟子問﹕同性戀的問題。

師尊答﹕在這個地方,我不敢批評(眾笑),這是很嚴重的事情。當然了,像同性戀方面,大部份講起來,師尊本身是異性戀,我比較喜歡女生。坦白講,對男生我也是很喜歡,但是男生只是朋友。當初的時候,我交女朋友,都是女生,我沒有交男生(眾笑),這是異性戀的心裡來談同性戀,這是一個習俗。以前我們從來沒有聽過,真的,我們那一個時代真的從來沒有聽過這個,那麼現在越來越多,這是一個習俗,就是變成一種,好像在這個現代才產生出來的問題,以前就根本不太可能的。很抱歉的一點就是說,佛經好像找不到(眾笑),佛陀沒有告訴我,是不是什么戀(眾笑)。如果是我,我將來,佛菩薩保祐,但願我只是戀我自己,我是自戀(眾笑)。我不想再有異性戀,因為也蠻麻煩的﹔也不想有同性戀,因為我自己都覺得,同性戀很不可思議,真的很不可思議。謝謝你(眾鼓掌)﹗

聖尊蓮生活佛開示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國,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