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蓮僧金剛上師開示_戒律篇之「百丈禪師「叢林要則二十條」講記」

開示緣起─百丈禪師「叢林要則二十條」講記

釋蓮僧金剛上師
於尊勝雷藏寺開示/Feb. 20 2011

我們首先觀想頂禮根本傳承上師聖尊蓮生活佛!頂禮真佛宗歷代傳承祖師!頂禮尊勝雷藏寺壇城諸佛菩薩、護法金剛、空行諸尊!尊勝雷藏寺蓮花Renee助教、蓮花麗兒助教、各位理事、各位同門善信,大家早安!

剛才Renee助教談到師尊找出幾位授祖衣的弟子,並把真佛宗接班人的位置傳給了蓮寧上師,其實這件事講開來很簡單,那就是一個因緣。師尊看這幾位弟子的根器不錯,又有因緣將來他們可以出來弘法度眾,這是他們的緣份。而很多同們所看到的只是表面,他們會認為這些人是被師尊認可的,那麼其他的人呢?其他沒有被師尊認可的人,他們算什麼?他們不算什麼。我也可以告訴你,就算是被師尊認可的人,他們也不算什麼。

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真正能够算什麼的,是你的修行真正有得有證,這才是算什麼。在沒有得、沒有證以前,就算師尊今天給了你一個接班人的名字,給了你一個法王的名字,甚至給了你一個活佛的名字,給了你天大的名字,有用嗎?一樣沒有用,一點用處都沒有。

師尊幾年前曾經來過尊勝雷藏寺,還記得祂說我是什麼?祂說我是「蓮僧活佛」。哇,「蓮僧活佛」﹗你要是被師尊考倒,祂一講出來那你就會馬上說:「嘿!我真的是活佛,我真的是不同!」然後你再將師尊的這一個開示,反正是師尊講的嘛!白紙黑字也有,錄音帶也有,什麼都有,你到處去宣揚,唯恐天下不知,但你根本無修無證,這樣有用嗎?在你面對輪迴,面對生死的那一剎那,這些世間的名,世間的利,世間種種的一切都幫不到你。你說師尊給你「某某法王」,師尊給你「某某活佛」,到你臨死的那一刻,閻羅王會聽你的嗎?就因為你是盧師尊講的「某某法王」、「某某活佛」,那你就不用受輪迴嗎?哪裡有這種事!真正能够讓你跳出輪迴的,是你自己的心是否已經解脫了,所以在這個大前題下,所有的眾生都是平等的。

為什麼說所有的眾生都是平等的?不管是上師也好,法師也好,講師、助教、同門也好,只要你學習師尊的法,你的心能夠從煩惱中開解出來,你就是覺悟的人,你就是佛!在這個大前題下,所有的眾生都是平等的。你不用師尊封你是法王,你才能夠開悟,你才能夠真正去證悟,這些都是不用的,所以眾生在開悟覺悟上是一律平等的。

所以像師尊封的這些弟子,其實作為一個佛來講,祂是在神通遊戲。這個遊戲是什麼?這個遊戲就是演一齣戲給你們看,找幾個演員大家一起來演戲,你考得過你就繼續往上進步,你考不過你就永遠抱著那一個title(頭銜) ,抱著那一個名,永遠在原地踏步,甚至還有可能向下沉淪,越來越退步。

為什麼?因為當你擁有一個名、擁有一個光環的時候,跟著而來的是什麼?跟著而來的就是同門羡慕的眼光。許多同門看的都只是表面上的,只要師尊講某某人是什麼,那每一個人就蜂擁而上去追求。我跟你講,就算你去追求,你能夠天天靠到那些所謂的偶像身邊,那對你有用嗎?對你一點用都沒有。人家成他的佛,你成你自己的佛。如果說今天你去靠近你所謂的偶像,你能夠從這種行為之中,得到法的利益,並讓你超越提升的話,那這件事便值得你去做,值得你去追求。但是如果你的心只是一種偶像崇拜,或者只是看到這些表面的東西,那就一點都不值得!

對於被點名的這幾位弟子,你不要以為他們就沒有考驗,一樣有的。因為有很多很多我們講的這些擁護者、崇拜者、粉絲。這些人一來,第一個給你的是什麼?第一個給你的是金錢。第二個給你的是什麼?名譽、稱讚、讚美等等都會接蹱而來。如果你的標準是看重這些東西的話,如果你拿這些東西變成了一種習慣的話,那你還剩下什麼?你什麼東西都沒有了,你以前修行了解佛法,好不容易得到的智慧,這個時候全部都沒有了。

信、解、行、證,這是釋迦牟尼佛教導我們學佛的四個步骤,或者是四個階段。信就是相信,你相信佛法,相信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一切。解即是了解,這個階段就更加的困難,因為釋迦牟尼佛所講的道理,有的很淺,有的則很深,深到你不見得你自己能夠去了解。根器比較好的,你可以經過師父的提點,自己去學習,自己去領悟。但實際上到目前來看,大多數的人都只是停留在第二個階段而已。第三個階段是你要去行,你要實際上去修行,你要真的去做。你不能說我懂得無分別、無所得、無所謂就可以了,你在了解之後你行了沒有?沒有做就沒有用。有了行,超越了種種的障礙,一直不斷的突破,不斷的超越,最後你終於證得自己的光明,證得自己的佛性,這才是真正的大用。

所以在整個修行的過程裡面,其實誰當法王,誰當接班人?老實說,一點都不關我的事!真的一點都不關我的事!難道誰當法王,誰當接班人,就能夠讓我成佛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當然要關心一下啦!可是問題是,釋迦牟尼佛早已成佛了,師尊也早就成佛了,那我呢?我還在努力呀!這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去擔心,如果哪一天師尊沒有說我是法王,那我該怎麼辦呢?以後這條路是不是就走不下去了呢?或者又是怎麼樣子了呢?我才不管這些呢,關我修行什麼事!

所以剛才跟大家講的一個重點,就是在佛法面前,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只要你的心守著自己的傳承,真正願意依照真佛密法去實修,學的是心地法門,那我請問你:「哪一個人不是師尊的心傳弟子?」大家都是平等的!不是只有上師才是心傳弟子,不是只有法師,或者是某某開悟者才是心傳弟子,任何人只要是知道真正的修行方式並依法實修者,都是心傳弟子。

這就像演一齣戲給大家看一樣,把幾個人叫出來,因為師尊要講禪宗嘛!要講禪法總要有祖衣啊!就像演戲要有道具,你演古裝戲,總要戴頂帽子,穿件古裝的衣服,才像是在演古裝戲。要不然你穿著現代的衣服去演古裝戲,人家會看不懂,會不知其所以然。

既然要講禪宗,那就搞一件祖衣,搞一個傳承,搞一個授法,大家在這一個濃厚的禪宗氣息之下,努力去學禪參禪,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就是這樣子而已。那如果你是跟著這齣戲在演,你就是自己跳到這齣戲裡面去演戲,如果你能夠真正知道,今天師尊開示《六祖壇經》在講什麼,你哪裡會跳下去演戲?你會在旁邊看人家演戲,那有多自在、有多逍遙啊!是這樣子的,大家有沒有問題?

我前天下午剛剛從台灣回來,當天晚上睡不著,昨天也睡不著,我想是因為年紀比較大了,需要適應時差的緣故。昨天夜裡醒了很多次,所以夜裡應該很安全,不用怕小偷來偷東西(上師笑),實際上昨晚我差不多整個晚上都是醒著的。回來之後,我聽到有一些同門報告上個星期周末同修的時候,廟裡發生了一些事情。我自己是覺得蠻好玩的,起因是有位很少來的同門來到廟裡,講了一些她自己對廟的看法。你們當時有在場的人請舉手!(許多人舉手)嗯!是有一些人在場的,我很希望那位師姐今天也在,這樣我可以跟她講一點話,結果她今天卻沒有來。

其實這是一件好事,我是這麼看的,有人批評我們的時候,一定是我們有些地方做得不夠好,或者是還有可以進步的空間,所以有人批評我們總是很好的。有時候我們自己也要想想,看看是不是有什麼更好的方式可以改進的,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是,聽說當時這位師姐在批評的時候,大家都很冷靜,沒有人跟她爭辯,也沒有人站起來說:「這怎麼有可能?」嗯,都沒有。這個很好,這就表示說在尊勝雷藏寺修行的同門,大家的修養都是很好的,這個不錯。第三點,聽說當時明師姐她拿出一張紙來唸,是不是?我想要看看那張紙在哪裡?啊,她又跑進去廚房煮飯了。(上師笑)

那一張紙其實以前我有看過,它講的是《百丈大智禪師叢林要則二十條》,就是百丈禪師制訂的道場應該要遵循的守則和規矩。這二十條守則,表面上很像是為道場制訂的一個規矩,但實際上它要告訴大家的是:你今天來到一間道場,你在叢林裡所為何事?你為的是什麼?叢林就是temple(寺廟),就是道場的意思。

「叢林以無事為興旺」,這個無事是什麼呢?無事就是和。以前古代先賢有講過一句話:「國稷用者,以和為貴。」一個國家能夠興旺,就是大家要和,要以和為貴。和,則「家和萬事興」。如果一個家庭每天爸爸媽媽吵架,兄弟姐妹吵架,或者是爸爸媽媽跟子女們吵架,你說這個家庭會興旺嗎?絕對不會!每天我氣你、你氣我;我害你、你害我;我討厭你、你討厭我;這樣會不會興旺?不會!所以「家和萬事興」。國家也是一樣,小至一個單位,大到一個社會,甚至是一個國家,都是一樣的,都要以和為貴。無事就是教你沒有是非,不要去爭辯那些無謂的是非對錯,在二十條叢林要則裡面,這是第一句話就點出來的重點。

我很誠懇地告訴大家,我在這個地方教導眾生的方式是不同的,真的是不同的。你們今天來到尊勝雷藏寺,你們所經歷的,你們所學習的,是以前古德教導眾生的方法。那你說既然這麼厲害,上師講是用古德的方式來教導眾生,為什麼聽法的人還是不多呢?為什麼還是不那麼興旺呢?其實我自己也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我到底要怎樣去做。

我記得在上一次法會開示時﹐跟大家講過我的理想是什麼,為什麼今天會有這樣一間道場在這個地方,我希望這間道場發揮出什麼樣的功能,我希望眾生來這裡學習什麼。那我的答覆是,我今天是要讓所有來到這裡的同門,每一個人都變成是一顆閃亮的鑽石,一顆最閃亮的鑽石。什麼是最閃亮的鑽石?就是你能夠依照心地法門,實實在在地去面對自己的心,去開悟、去證悟、去成佛,這是我在這個地方教導大家的方法。

心地法門是沒有什麼噱頭的。噱頭是什麼?就是一定要講一些神神怪怪嘩眾取寵的話,一定要弄出一些名堂來吸引眾生。但是在心地法門面前,這些都只是方便法而巳,都是芝麻小事,是初基的、最基本的,甚至是站在學佛門口還沒有進來的。

如果你真的是要比的話,那我可以告訴你,尊勝雷藏寺我們比喻是一個大盒子,另外的地方(道場)也是一個大盒子,在那另一個盒子裡面裝滿了許許多多的東西,但是卻只是塑膠假貨而已。在尊勝雷藏寺這個盒子裝得不多,但卻全部都是黃金、鑽石。我今天教導你們的,如果你們有機會去外面走一圈的話,你們就會發現,我給你們的是非常非常珍貴的佛法教示。

我不是自己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真的不是。對你們,我是真的拿我自己的心,把我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用最簡單的方式,用你們可以了解的方式告訴你們。然而能夠懂得這些東西的人並不多,甚至能夠用的人也不多。今天我們會坐在這個地方算是緣份,就是我常跟大家講,是我欠你們的(上師笑),講好聽一點就是一個殊勝的法緣,講不好聽一點就是我欠你們的。欠你們什麼呢?就是要來度你們,因為你們以前也應該曾經度過我,也應該曾經幫助過我吧。(上師笑)

是整個盒子裡面裝的全部都是那些塑膠假的東西好呢?還是真正的鑽石、真正的黃金好?你們自己想想看。其實也不能把人家全講成是塑膠,是假的,我們也不可以這樣講(上師笑),我只是想強調我的方法,是直接引領大眾挈入心地法門裡面去修的。

如果你要我用基督教的方法度眾,基督教的方法可以講是最煽情的方法,那什麼是基督教的方法?就是請人做「見證」。我現在也可以叫某位同門,站起來講一下她修行的法門、修行的感受、廟是如何待她的、上師對她怎麼教導、有沒有什麼感應…等等。我可以叫所有的人全部都站起來講,甚至不只是一次,而是每一個禮拜我都叫你們站起來講。每個人一聽到自己要講,就算沒有都會擠出來一點(上師笑)。很多人會說,我禪定的時候如何如何,夢中如何如何,很多的「見證」會出現。我可以這麼去做,然後其他人聽到就會說:「哇,這麼厲害!哇,這麼殊勝!」

對於初基者,剛剛入門或者是還沒有入門的人來講,這個方法有沒有用?有用!但是這種方法只能讓你在開始時升起一個信心而巳,它只是表面的。因為你聽了人家的故事又怎樣?你聽人家的故事也就是一個故事而巳,這裡面還有許多的後遺症,你聽了還會有副作用。什麼副作用?就是當你在講靜坐的時候怎麼樣子,夢中又怎麼樣子的時候,每一個旁聽的人聽到了都會說:「哇,好厲害啊!」一個好厲害,講的那個人就會開始貢高我慢,他會以為自己的境界已經非常的高,傲慢心就出來了。

我不是不給你們機會講見證,最簡單的道理,是你們自己本身的道德,自己本身的行為,是不是已經崇高到如佛菩薩一般,佛菩薩每天都跟你是friends(朋友) ,每天都跟你是buddy buddy(好朋友)的,你是不是已經這樣子了?如果你不是,那個只能叫做感應,感應就是給你一個感通、給你一個信心。感應不能叫做相應,但是很多人感應講多了,就以為自己真的是跟佛菩薩相應了,這個是貢高我慢,這樣子是在害你!span>

那我可以這樣害你們嗎?你們自己哪一個人可以說我現在跟佛菩薩一樣了,我跟佛菩薩一樣的慈悲,我跟佛菩薩一樣的智慧如海的請舉手!如果你舉手,我就給你講,我每天聽你講都沒有關係,因為你已經是佛菩薩了嘛!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裡不喜歡弄這些東西出來的原因。

說到見證,有一個魔術師叫劉謙,他每一次出來都會講:「現在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候!」(上師笑)哪裡?這個偶而講一下還可以,偶而講一下見證很好,但是如果你要把它當成是這裡的一種習性就不好。在尊勝雷藏寺這裡學的,就是要你老老實實地去面對你自己的心,這裡沒有其它的花樣。如果你覺得這個實在是太枯燥了,沒有什麼花樣,一點用處都沒有,那我覺得這也是緣份,我也沒有辦法。反正佛法本來就是很珍貴的,也不能隨便亂給,你要是覺得沒有緣份,覺得不值錢,那我也沒有辦法;你要離開,我也沒辦法。

我從來不會要求你們留下來,不會的。我這也是學師尊的,你們要來就來,要走就走。今天你們喜歡去哪裡,你們就去哪裡。我絕對不會說,你過去那邊,你就是壞人;你過來這邊,你就是好人;不會的,大家一樣都是師尊的弟子。只是你們覺得自己的法緣,應該以哪一個做為自己學佛的真正方向,你們可以自己去選擇。但是我想告訴你們,當你真正面臨生死的那一刻,能夠真正解救你的,唯有我現在教導大家的心地法門,這個才能夠真正幫助大家從輪迴之中解脫出來而去成就。其它的方便法,像神通、問事種種,這些都是方便,但是它救不了你,它只能幫助你在世間法方面解决你一時的困惑,解決你一時的事情而已,真正要跳出輪迴的還是要好好地面對自己的心。

這裡面有兩段話,剛纔我看到了:「煩惱以忍辱為菩提,是非以不辯為解脫」,這就是教導大家,你要如何才能無事。剛才講的第一句話是指叢林道場,一間道場就是要以無事才能夠興旺,這個無事就是和。要如何才能夠和?每個人一聽到和就會說,我也知道要和,大家要和氣,「可是那個人,你不知道他在背後講我什麼?」「可是明明他是錯的,卻偏偏只怪罪到我頭上」,就這麼「可是這個、可是那個」,一大堆的「可是」之後,這個和就不見了,這樣子哪裡來的和?哪裡還能夠和?

這兩句話就是要告訴你怎樣去和,那就是從自己做起。「煩惱以忍辱為菩提」﹕有煩惱來,人家講我怎麼樣子的時候,一念之間就要想起「忍辱」。忍辱要怎樣忍?很努力的忍嗎?那倒也不用。我聽說有人講我什麼,那也只是聽說的嘛,對不對?也不過就是一個人傳話到另一個人,一個人傳一隻耳朵,一直傳到我這邊來而已。你說你聽說!?那你到底有沒有真的聽到?你有沒有真的看到?沒有?沒有的話就有可能是假的,那你管它做啥?反正都是聽說的嘛!(上師笑)

即使你聽到了﹐OK(好)!忍辱。就算是你真的聽到某人講你什麼,你也可以把它當做是一個幻化,像我現在唸:「嗡。阿。吽。」這個聲音一傳過來,從這隻耳朵進去,從那隻耳朵出來,難道你現在還有聽到「嗡。阿。吽。」的聲音嗎?沒有。那我問你,你的心裡面是不是還可以聽到「嗡。阿。吽。」呢﹖如果可以,那只是因為你的心把它留下來了,所以你現在還有聽到「嗡。阿。吽。」的聲音。

一樣的道理,人家今天講你什麼,你先問問你自己有沒有做?你是不是真的像人家講的這個樣子?如果有則改之,沒有的話呢?你就把它當作是空氣,這句話的聲音一過來,只是經過我的心卻不留痕跡,這個才是忍辱。你要用智慧去觀破它,那只是一個聲音,它只是一個聲波,經過空氣的媒介傳達到你的耳朵而巳。你是你自己的主人,剛才產生的聲波,是「嗡。阿。吽。」也好,還是「你他媽的」也好,全部都是由你自己決定,是不是要將它留在你的心裡面。你是你自己的主人,全是由你自己來決定的。

「是非以不辯為解脫」:如何能夠做到不去辯解?每個人一受到委屈的時候都會說:「哎呀,我沒有做啊!不是我,怎麼可以這樣子講我?」你會覺得好委屈、好痛苦。但是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你痛苦的程度跟你對「我」的執著的程度是成正比的。你對自己這個「我」非常非常的執著,你執著的程度越高,你受委曲的程度就越高。如果今天你懂得把「我」放下,這些委曲就會變得非常小,或者是根本就沒有委屈。這個世間很苦,今天你要從這個世間解脫出來,那你就要懂得先放下,你要能夠先學會無我,只有無我才能夠讓你解脫。如果你有我,你就會不平,心裡面就會痛苦,就會起分別愛憎,那你就絕對無法解脫。

所以每一個人都應該以這兩句話來反求諸己,遇到任何事情,先不要去責怪別人,而是要先反求諸己。有錯就改,實在是沒有錯的話,你就把這些言語當作是一陣風,就隨它去吧!你自己好好地守住自己修行的本份,人家再怎樣害你,今天你的心清淨、意清淨、身清淨,沒有任何人可以把你從成佛拉開來的。否則就算是你今天可以爭到贏,你要fight(鬥爭)到勝利,一樣還是没有辦法幫助你從這個輪迴之中解脫出來的,這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真正有意義的,是你在對境生心的那一刻,是否能夠把你的心燈點亮。每一個人都會講:「煩惱即是菩提」,那煩惱如何是菩提呢?你就是要忍辱。要如何忍辱?就是以無生法忍來修。沒有侮辱我的那個人,也沒有受侮辱的這一個我,更沒有侮辱我的這件事情存在,這就是無生法忍。你能夠做到這個,才是真正的修行,才是今天大家來到這個道場的唯一真實之道。

要不然的話,你若告訴我說某個地方比較好,某個地方永遠都只有充滿了快樂和溫暖,我絕對不相信。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除非你願意去面對你自己,越多的人願意去面對自己反求諸己,那這間道場就會變得越溫和越好。我們這裡大家都已經是很溫和了,如果你不去這麼做(反求諸己),那我可以告訴你,無論你到任何一個地方,因為你內心的不平,你都會感覺到那種是非不平的。

所以當你在批評、批判的時候,其實你是在講你自己,你真的是在講你自己,因為你的心沒有辦法從這些不平之中解脫出來。如果你真的解脫了,你會發現其實大家還是很可愛的,大家還是很好的,你看到的都是大家的優點,怎麼還會去看別人的缺點呢?難道你今天修行是為了要去看清楚人家的缺點嗎?如果自己只能看到人家的缺點,那就完了!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坐在這個地方,包括我自己在內,我自己都看我自己不順眼,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怎麼修行呢?道場如何維持呢?如何是一個和合眾在修行的地方呢?這些都會不存在了。

所以在真正修行心地法門的同時,很多時候我們的心都難免會被這些外相所干擾或誤導。有些人離開尊勝雷藏寺,我也知道離開的原因不外乎就是人事糾紛,人事糾紛就會令你心裡不平,或看某人不順眼,在心裡想著:「你是什麼東西?你看某人那麼囂張!他還一直盯著我看,怎麼這個人以前這麼陰險,到現在他還是這麼陰險?」你後來再來廟裡又看到那個人:「唉!怎麼他還在?那我不來了。」

心裡還是存有仇恨,這就表示你這個人的我執還是很重。學佛就是要學習如何放下這個我執,這就是我在這裡教導大家的方法。這樣講大家明白嗎?很可惜今天那位師姐沒有來,要不然的話,我可以把我的心思告訴給她,但是她沒有來,那怎麼辦呢?她心裡面還是不平吧!其實也不用不平,這個就是法的緣份。

今天跟大家講的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能夠把自己的修行,專注在這個上面,而不讓那些周圍的人事物常常來干擾你,讓你如英文講的off the focus(焦點糢糊) 。本來你是應該往修行修心這個焦點去做的,但當一個人事的糾紛生起,一個心裡的忌妒或一個不平產生,種種負面的情緒隨之出現的時候,它就會干擾到你,讓你在那一刻離開了你的焦點(正見) ,而陷入到二元對立的世界裡面去。二元對立的世界是什麼樣的情況?就是非得去論一個對和錯、論一個是和非出來。當你陷進去的時候,你就完了,你這個「我」就又都全部跑了出來。「忍辱」就是教你不要去做無意義的爭辯,學習放下你的自我。煩惱時,就要修「無生法忍」的忍辱,如此忍辱的工夫才是「煩惱就是菩提」。

百丈禪師這二十條要則,我會在後面的幾個禮拜一一做解釋,這些要則非常的好,可以給大家一個很清楚的學佛輪廓。今天你花這麼多的時間,禮拜天一大早不睡覺,大老遠跑到這裡來同修為的是什麼?你去護持一間道場,為的是什麼?這些要則非常清楚地告訴你這一個修行的輪廓,包括你自己應該要怎麼做等等,全部都包括在這裡面。所以我會花時間把這二十條為大家解釋清楚,以後這二十條要則也要放到我們的宣戒裡面,讓大家時時謹記在心。

宗派的發展從以前到現在,師尊最開始是從最基礎的方便法,像靈動(啟靈)等等這些方便法教起,一直到現在講的最高級的真佛禪法,這中間經歷了很大的改革與提升。弟子入門當然也有各自不同的因緣,我們最是希望能夠提升所有同門的學佛素質,而不只是一直在方便法上面打轉而已,這也是我自己期望能見到的。

在這邊也順便跟大家宣佈一件事情,因為上一個禮拜的情形,所以以後如果我不在廟的時候,同修時就不用安排同門上來做佛法開示,只是由二位助教輪流開示就好。我也會另外找一個機會,教導大家如何做佛法的開示的技巧,看看下個禮拜或者是什麼時候有時間就教大家。因為佛法開示有很多的技巧和重點,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如何將釋迦牟尼佛教導的佛法,在佛法開示的時候,以重點的方式講出來。如果你今天要舉一些生活上的例子,這個是可以。但是你舉這些例子時,最重要的是你還要教導眾生如何去思考,教導眾生如何通過你剛才舉的例子,從不同的角度去審度一件事情,但是這一切都要以佛法來做為一個思考的方向。

做佛法的開示,不只是你把自己日常生活中的一些點滴講出來,講出來之後又再加上你個人的看法,這個不是開示,這樣只能算是你個人看法的表達。當然更不要把佛法開示弄得像是在開會員大會一樣,這樣也不對。我們要看時間和場合,會員大會有會員大會的場合要講的話,開示有開示要講的話,它們是不同的。好,大家還有沒有什麼問題嗎?沒有問題的話,今天就開示到這邊,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釋蓮僧金剛上師開示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國,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