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蓮僧金剛上師開示_戒律篇之「百丈禪師「叢林要則二十條」講記」

「疾病以減食為湯藥」─百丈禪師「叢林要則二十條」講記

釋蓮僧金剛上師
於尊勝雷藏寺開示/Mar. 27 2011

我們首先觀想頂禮根本傳承上師聖尊蓮生活佛!頂禮真佛宗歷代傳承祖師!頂禮尊勝雷藏寺壇城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尊!蓮花Renee助教、蓮花麗兒助教、尊勝雷藏寺各位理事、各位同門善信,大家早安!

剛纔Melissa師姐開示,講的是她在道場裡如何向他人學習的經驗。其實很清楚可以看到,她在講他人好的時候,如果自己不好的話,是不會看到別人的好處的,但是她講了很多人的優點。

一般來說,如果你是一個很自私善嫉又沒有耐心的人,你是不會看到人家的優點的。如果你是一個很負面的人,你看到的一切人事物都會是很負面;如果你自己是一個很正面的人,你的心地很光明寬敞,你就只會看到別人的優點。所以會去看人家優點的人,本身的修行是已經很不錯的了。

不過在這裡我憑良心講,你若想說誰好,最好不要把名字講出來。因為你一說出來之後,如果這裡有人沒有被妳讚美到的話,你可能就會得罪人了(上師笑)。當然這是玩笑話,最重要的重點就是,你是否能夠真正看到人家好的一面。

其實每一個人都不是很完整的,甚至可以說每個人都是有些殘缺的。這不是說你們是殘障,或是說你們少了一隻手或少了一條腿,只是每一個人在個性上,或多或少都會有一點缺陷。但是反過來講,如果你今天願意來佛堂裡學佛,你本身就已經是很有善根的,你才會想來這裡。你要是沒有善根的話,你怎麼會想來佛堂追求內心的寧靜呢?你來這裡聽法學法,就是為了要解除自己的煩惱,不管你是真的做到了,或是你還沒有做到,但至少你有一個正確的出發點,你有許多善因緣來接引你學佛,這些都是很好的。

所以我常常講,儘管你身邊可能遇到一大堆的是是非非,有時候我看到人家講得很激動的時候,我都會故意問他:「是否那個人殺人放火了呢?還是他殺了你爸爸或者是你媽媽呢?你那麼激動幹什麼?」其實你不需要那麼激動的(上師笑)。如果你欣賞人家好的一面,並站在對方的角度來做思考,你的心就會慢慢地冷靜下來,也能夠進一步了解為何對方會如此作為的原因。每一個人都是有缺點的,每一個人也都是需要改進的,但是如果你認為今天只有你所作的一切才是對的,你所想的一切才是對的,那其實你已經處在蠻危險的「我執過重」的情況下。這個時候你就必須要記起「反觀自己、包容對方」的修行,才能讓自己從這個危險中脫離。

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在提醒各位「修行」這件事情,這裡我有一個口訣教給大家,這個口訣就是:「這跟我成佛一點關係都沒有。」就是這一句話「這跟我成佛一點關係都沒有。」為什麼我會常常用這一句話,來作為我自己修行的口訣呢?因為世間上一切人事物的變化都不是你所能夠控制的,而你唯一能夠控制的,就是把你那顆攀住外緣的心拉回來,這個是你能夠用功夫控制的。因為你是學佛的人,學佛就是要能夠自主,你今天來尊勝雷藏寺學的就是「自主」。

你沒有辦法控制外境要如何發展,你也沒有辦法改變什麼,當你的心落於二元對立的時候,就會開始對外境產生種種的執著與分別。認為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什麼是應該的、什麼是不應該的;什麼是如何,什麼又該是如何,而剛剛給各位的這句話,就可以幫你把自己的心拉回來。你應該想:「這些外境關我成佛什麼事?我不受環境的干擾,不受這些人事物的干擾,我自己安定住我自己的心,我成就並面見自己的佛性,外境的好壞對錯善惡淨染,又豈能污染我自己無分別的心呢?」所以今天我教給你們這個口訣,他人的好壞對錯,或外境如何的變化無常,都跟我要成佛(照見佛性)的修行,一點關係(指干擾與阻礙)都沒有。

這個不是講「空」,我今天不是教你對這個世間上的事情完全都不用理會,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教導你們,當你的心被外面的這些境界綁住的時候,你要知道如何跳出來,你要知道如何從這些二元對立中解脫出來。今天大家這麼辛苦地來佛堂修法,像早上九點多的時候,Wendy師姐打了一個電話給我,她說:「上師,我現在車還堵在China Town(唐人街)。」因為今天屋崙市有馬拉松賽跑,許多道路都被封住,她被困在China Town(唐人街) ,而且她還要去載穎師姐、蘭師姐等人,所以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過來。很多人今天來的時候都要塞車,你們今天有塞車的人請舉手!我看差不多每個人都有塞到車。你們那麼辛苦地趕來,今天你只要好好地記住這一句話,就不枉此行了!這個就是修行。

曾經有位法師問過我:「上師,在修行的過程中,我們如何把心拉回來?」當時我也是跟他講了這句話,但是我沒有對他做更深一層的解釋,我只是告訴他:「跟我成佛有什麼關係?」我不曉得他聽得懂還是聽不懂,可是這句話你若是了解就很有用。它可以立刻將你的心從分別、對錯、種種這些二元的境界中拉回來。你問問你自己的心,今天的這些人事物,包括在我周遭發生的種種的一切是是非非,跟我成佛有關係嗎?它會對我的成佛有任何干擾與阻礙嗎?答案是不會的。

以上是今天Melissa師姐所講的,她可以看到很多人的優點,並希望能夠從中學習。其實Melissa師姐自己也有很多優點,像她作財務組長,廟自從有她作財務會計的工作後,我們很多的賬都可以準時付款。因為財務人員如果不常常清理這些賬目的話,延誤了付款的日期是會被罰款的,而且她作賬做得很快,也很清楚,這些大家都是要特別感謝她的。平日她真的是一個人靜靜地在那邊做事,Wendy師姐有時候也會去幫忙她,另外也有些同門也會去幫忙她,但即使是她一個人,她也是靜靜地在那邊做。平常她下班有空也會過來做帳,而且不只是禮拜六、禮拜天才來,平常weekday的時候她也會過來,所以她也是我們廟裡很難得的一位盡職的人才。

Melissa師姐還有提到,寺裡每一個人都有其優點與長處,她希望大家能夠多多參與廟務。其實我也覺得寺內志工組織,是應該要重新reorganize(重組)的時候。我想說的意思是什麼呢?因為前些時候我都在西雅圖隨侍師尊,自己也把廟務放下很久,沒能親自去帶領廟務的方向。以前在做宗派的宗務時,曾經管理許多的工作,所以廟務與法務都是交給理事會和兩位助教去幫忙。現在辭官歸隱後,我覺得應該是本寺邁入另一個新的轉型階段的時候。

就現在的同門來說,一些資歷深的同門已經很穩定了,也有越來越多的新同門來這裡同修,他們進來寺廟也希望能夠發心幫忙廟務。但是現在的志工參與廟務好像是打散工一般,只是偶而發心幫一下忙,但是沒有制度化也沒有人負責。比如說今天誰要做什麼事情,第一個負責人是誰或是要做什麼?第二個負責人是誰,都要有一個責任區分,才能把廟務做一個組織化的歸類。我想等我把廟的網站製作好之後,我會找時間組織大家開一個全體會員大會。屆時,我會把廟務上的工作,重新再作一個責任解釋與工作分配,讓新進來的同門也有機會參與,這是我接下來將要做的事情。

今天繼續講解《百丈禪師叢林要則二十條》裡面的第四條:「疾病以減食為湯藥。」這句話其實很簡單,就是有病的時候你要吃少一點,這樣能夠幫助你早一點康復。

一開始我看這段話的時候,也是認為就是要節食。我們知道人有病的時候,身體產生出來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不想吃東西,生病的時候自然而然就不太想吃東西。為什麼會是這樣呢?因為一般有病的時候,身體的機能負擔比較重,而當你的身體機能變弱的時候,胃的蠕動也會跟著變弱,所以就不太想吃東西。也因為你東西吃得少,身體的機能就不需要用那麼多的能量去消化食物,而能夠多留一點energy(能量)去補充身體的需求。但是你又不能完全不吃東西,如果你生病躺在那兒什麼東西也不吃,這樣也不可以,這是以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這句話:「疾病以減食為湯藥。」

但是在原始佛教裡,也就是在釋迦牟尼佛時代,這卻與當時他們對食物的看法不同有關。在佛陀時代,吃東西並不是純粹只是吃的意義而已。祂認為人會有病,就是因為身體四大不調而產生出來的,比如說肚痛、肚脹、感冒這些病等等,甚至連飢餓祂也認為是一種病。這個是與生俱來的,時間到了肚子就會餓,這是「餓病」。祂稱這種飢餓的「飢病」叫作「古病」的一種。「古」就是舊的,意謂你一生下就跟隨而來的這種病。其它的病像感冒受了風寒、或肚子脹氣、或是積水、缺水、貧血等等其它四大不調的病,這些叫作「新病」。「新」是新舊的「新」,是指後天的意思。無論是新病或古病,在釋迦牟尼佛的眼中都是病。所以這裡面講的疾病,並不只是我們一般人認為的四大不調的病而已,還包括飢餓的「餓病」也是。

由此可知在釋迦牟尼佛的眼中看食物是什麼?是「藥」,食物就是藥,因為它是用來治療「餓病」的。因為看食物是藥,那你平常會不會去特別買藥,然後很enjoy(享受的)去吃那些藥呢?不會的。就是因為你把食物只是看成是藥,就不會去追求食物上的口欲,這也是當初釋迦牟尼佛在僧團教導上,將食物當作是一種藥的原因,因為這可以用來對治僧眾對食物的慾望。

在佛陀的教示中,藥有分很多種,一般來說可以分為四類:第一種叫作「即時藥」,「即時」就是立刻的意思;第二種是「非時藥」,就是不是正常時候吃的藥;第三種叫作「七日藥」,指七日內服用的藥;第四種叫作「盡形壽藥」,也可以叫作「終生藥」(lifetime medicine),共四種藥。

第一種是「即時藥」,以前的僧團是過午不食的,一天只有吃一餐,那這一餐是你應該吃的,這叫作「即時藥」,它是用來對治飢餓的藥。

第二種藥叫作「非時藥」。過午不食是指過了中午之後,你就不能再吃東西,而過了中午之後再吃的藥,則叫作非時藥。

第三種是「七日藥」,即指在七天裡面吃完的藥。

第四種是「盡形壽藥」,也就是「終生藥」,這才是我們一般所講的醫藥。前面三種講的是食物,後面一種講的才是藥,即我們一般所講的醫藥。

大家知道嗎?「地獄五條根」:財,指錢財;色,指對性慾的慾望;名,追求名利;食,追求食物的慾望;睡,貪圖睡眠。財色名食睡,這是所謂的地獄五條根,即是通往地獄的五條路。如果你太過於追求這些東西,你就容易沉淪,你就會墮落。你一旦墮落的話,就造了地獄的因出來。所以,既然食也是造成地獄的種子之一,釋迦牟尼佛才會教導大家要知足,慾望要減少。

當時祂很稱讚一位弟子,祂就是出名的大迦葉尊者。大迦葉尊者一輩子都奉行過午不食,祂是修苦行的頭陀表率。因為祂一輩子都守住自己的戒行並刻苦修行,所以釋迦牟尼佛常常讚嘆祂是整個僧團的模範。

僧團僧眾既然看到大師兄過午不食,每一個人也都去學,結果有的人身體狀況可以過午不食,而有的人本來就已經很瘦弱了,如果還過午不食的話,會更加重營養不良。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佛就開解,凡是營養不良或生病的比丘、比丘尼,過了中午以後,他們還是可以補充飲食,這就是所謂的「非時藥」。

這個其實是開解,而且僧團還可以吃「七日藥」。什麼是「七日藥」?就是對治營養不良所服用的好供品,但是必須以七天為期服用完。當時印度在家眾供養給出家人的供品有幾種:第一種是「酥」,酥是從牛奶中提煉出來的那一層油,其實就是我們現在講的奶油(Butter)。生病的比丘、比丘尼可以吃善信供養的酥。

第二種就是我們熟知的「蜜」,蜂蜜(Honey)。

第三種是「生酥」,生酥是指乳酪(Cheese)等食品,是將牛奶再去發酵後,製成像Yogurt、Cheese那一類的奶製品。

第四種是「油」,這個油也不只是一種,它可以是花生油、菜油等等。如果你是營養不良的話,當時釋迦牟尼佛還允許吃幾種油:如豬油、牛油等等。這些油是動物油,所以不是只有菜油和花生油而已。油有從動物中提煉出來的,也有從植物中提煉出來的,兩者都有。

最後一種是「石蜜」,石蜜是從甘蔗蔗糖裡面提煉出來的精糖。拿甘蔗的原汁連續燒、煎幾次後,它會變成像石頭一樣硬的精糖,他們稱之為石蜜。石蜜再提煉出來,就是我們廣東話講的白雪糖,白雪糖就是白糖,就是已經提煉出來的那種很漂亮的糖。

在以前石蜜是可以用來治病的,可是因為我不是醫生,所以石蜜如何治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在釋迦牟尼佛時代,它是可以治病的,用蔗糖的糖份去治病。有的出家眾人緣或福份較好,會有施主特別供養給這些出家人。這些供品生病的人可以服用,但是以七天作為一個期限。

比如說今天有施主供養出家眾石蜜或者是蜂蜜,出家眾便必須要在七天裡面把它服用完。如果吃不完的話,就要分出去給其他人,請他們趕快把它吃完,因為這些食物都是不容易保存的。如果你七天內沒有吃完的話,那你就犯了戒,因為你蹧蹋了這些食物。以前僧團的生活習慣是這樣子,他們把飲食當作是藥,七天裡面要把它服用完,所以叫作「七日藥」。

由於僧團變得越來越大,後來就又做了更多的開解。如晚上必須有人擔任守夜的工作,守夜就是晚上不能睡覺,要擔任守衛的工作。在電視劇中常常看到守夜人在晚上提著燈籠,敲著竹筒和銅鑼:(叩、叩、叩、鏗!)「月黑風高、小心火燭」,那個就是守夜。守夜或者是當衛兵的人、或者是知客接待的人、或者是要負責勤務勞動搬運工作的這些比丘、比丘尼一樣也可以開解,他們可以吃「非時藥」,也可以吃「七日藥」,因為他們的身體需要更多的能量。

所以開解到後來,反正每個人都會輪著去做這些工作,慢慢地,一日一食也就沒有再那麼嚴格地執行了。這些規範都是隨著時代在改變,隨著事情的發生在變化著。

關於食欲,唯有當你把慾望減少時,你才有辦法讓你的心去修所謂的止觀。「止觀」的重點是,當你的心對外緣有所攀染的時候,你要馬上將之立斷,然後把心拉回來,重新去觀照世間上種種的一切。先是止,然後再觀;觀了之後,若心又不知道飄到哪裡去,又開始隨著種種外緣轉的時候,再立斷,然後再觀;若心念再飄走,則再止後再觀。這就是師尊以前講的﹕「脫噶」、「徹卻」其實指的就是立斷,然後再用智慧去觀照,讓心住於平等無住的境界的修行。

「食、色,性也!」,這是孔夫子講的。對食物的慾望與對性的慾望,都是人與生俱來的,你對食、色有慾望,就表示你也離不開財與名等的其它欲望。反過來說,如果你對財、名有慾望,一般來說你對食、色其實也都是會有慾望的。它們互相之間都是相關相連的,很少說只是對其中一個有慾望,對其它方面沒有慾望,那是騙人的。所以在以限制食欲來降低你的慾望的同時,你無形中也可以同時降低其它方面的慾望。也就是說,今天你把對食物的慾望降低,不去追求食物一定要多好吃,慢慢將慾望降低,你對其它方面的慾望也會慢慢降低的。

其實我對食物還是有一定的要求,我也不敢說你們隨便炒什麼菜供養我,我都會吃得很開心,因為我對食物還是有一點小小的要求,就是我只「吃軟不吃硬」(上師笑)。其實吃軟不吃硬的原因是因為我的牙齒不好,天生牙齒的咬合就不太好,齟嚼時食物就不能咬得很爛,自然腸胃也就不會太好,因為腸胃的負擔很大的關係。腸胃不好的話,身體的消化與吸收就不會好,所以吃東西我習慣了,都是希望能夠吃煮軟一點的食物。

你們煮飯不要說:「不會啊,我覺得這菜煮得已經夠軟了啊!」其實有時候也要請你們考慮一下我的標準,不要覺得你可以嚼下去的,我也一定可以嚼啊(上師笑)!也許你們會覺得我比較挑剔,其實這不能算是挑剔,因為是我的身體的緣故,是我的牙齒天生不好,那你叫我該怎麼辦才好呢?你總不能讓我現在還去美容牙齒吧(上師笑)?你知道在美國美容牙齒,要好幾萬塊美金才能成辦的,所以這是我在食物上的一點小要求。

我想我對食物的要求還好,就是說除了軟硬的問題我會比較計較外,還有就是不要煮得太鹹、太油膩或太甜就好了。食物能夠煮好吃一點當然更好(上師笑),但是也不能太淡,清淡到什麼都不放,然後告訴我:「上師,釋迦牟尼佛說的,不能對食物有慾望。」(上師笑)我是沒有什麼太多的慾望,青菜蘿蔔一樣可以吃,但是請你至少應該也可以放點鹹淡吧(上師笑)!你還是要放一點調味,不能說完全沒有味道。

疾病為什麼可以用食物來控制? 現在大家對健康的知識越來越了解,也知道吃得太鹹,會有高血壓,對身體都不好;吃得太甜,會容易有糖尿病與過胖;吃得太油膩,會有血脂肪過高等等,這些都是我們現代的醫學常識。所以「疾病以減食為湯藥」這句話其實也是提醒我們「病從口入」,你吃什麼,你的身體就會有什麼樣子的反應與結果。

所以如果你吃得清淡,你的身體自然就會比較健康。蔬菜多吃,各類營養均衡,不要喜歡吃肉就全部吃肉,一點蔬菜都不吃也不可以,這是我們現代人對健康的知識。什麼食物都要均衡,走中道這是最好的方法。不要以為全部吃素就一定是很好,吃全素去看醫生的人也是一大堆,因為營養吸收不均衡的原因。例如食用太多豆類食品,你會容易得痛風症,整個手指、腳趾都會腫痛,我看過這種病症的病人,都是很辛苦的。因為豆類裡面的嘌呤酸,容易沉積在你的手指、腳趾關節裡面,就會演變成痛風,所以這都是需要注意調理的。

以上講述的都是與飲食有關的話題,「疾病以減食為湯藥」這句話的意思是,疾病不只是身體飢餓的疾病,或者是四大不調引發的疾病,它還包括我們心理上的疾病等等。減食的意義也不只是少吃而已,它還告訴我們,對食物的慾望要降低、要知足、要適當平衡的飲食,進而達到身體輕健、清淡寡慾的目的,這是這句話的主要意義。

另外對這句話的解讀是,人在瀕臨死亡的時候,如果身體裡存有太多的食物,你身體的機能會很辛苦地去消化這些食物。而當你要過世時,偏偏你的身體的機能已經沒有辦法再去消化這些食物了,這就會產生一種阻塞的痛苦。因為這種痛苦,便可能會影響你,以至於你無法集中精神求往生。所以當你知道自己快要走的時候,飲食就要減少,不要還是如平常一般大吃大喝。一般人都會想:要死也要當個飽死鬼,不要當餓死鬼(上師笑),其實這種觀念與佛教求往生的需要,剛好有一點矛盾。

所以也有人說,「疾病以減食為湯藥」也包括在你臨死之前,不要吃太多東西。不過問題是,你怎麼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上師笑)?當然生病的時候,自己本身就已經不能夠吃很多的東西,你的排泄消化機能平常要保養好,這些都是很重要的。

講到這裡,其實我自己對醫學也是一知半解,只是平常有看一些保健方面的書籍,但是像黃美娟中醫師、宋璧仰中醫師,他們則是真正在專業領域上有執照的醫生,若是我在保健知識上有什麼需要補充或更正的地方,亦請兩位師兄、師姐不吝給我指正。

關於今天的開示,大家有什麼問題嗎?若是沒有的話,今天的開示便講到這裡。祝大家身體健康、出入平安,一切吉祥安好!阿彌陀佛!

釋蓮僧金剛上師開示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國,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