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真佛論劍》 盧勝彥個人的聲明

蓮生活佛盧勝彥 / Jan. 11 1999

鄭振昇在家人極力反對之下,在環境不許可之下,他自己在佛前,發菩提心,自行剃度,這樣子的剃度算不算出家?在維摩經的方便品中,這是給于肯定的,也就是他已是出家人。
一九九九年一月七日,真佛報第十一版,有一則「宗委會」的聲明啟事,其內文如下:

「鄭振昇的出家與真佛宗無關,亦不屬真佛宗的法師。」

對於這則聲明,我有幾點感想:

第一個重點,鄭振昇的出家,是自己剃度,非我所披剃,當然與真佛宗無關。

第二個重點,是引申第一點,既然和真佛宗無關,怎可能是真佛宗的法師?

這個聲明啟事,「宗委會」無誤。

這則啟事,據我所知,是來自鄭振昇的家人誓言反對鄭振昇的出家,並揚言要消滅「真佛宗及盧勝彥」,「宗委會」在受逼迫之下,才依其家人的要求,刊登出如此的聲明。
根據維摩經曰:「汝等便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即出家。」

也就是說,鄭振昇在家人極力反對之下,在環境不許可之下,他自己在佛前,發菩提心,自行剃度,這樣子的剃度算不算出家?在維摩經的方便品中,這是給于肯定的,也就是他已是出家人。

對於鄭振昇出家剃度的事,我個人想聲明如下:

第一,鄭振昇目前是出家法師。

第二,鄭振昇可以因走投無路而還俗。

第三,鄭振昇可以娶妻生子。

第四,鄭振昇可以投奔他宗他派。

第五,鄭振昇可以申請回歸真佛宗。

我聲明這五點,其重點在鄭振昇是自由的,「頭」在他自己的身軀之上,「腳」在他自己的身軀之下,他走東走西走南走北,全由他的頭去想,全由他的腳去走。

我盧勝彥,常常說,我是一個自由主義者,我尊重所有人的自由,尊重「天生人權」,我的兒子女兒不聽話,我當然不滿,但,仍然尊重他們的選擇,我沒有權利去壓制他們,正如同我的父母沒有權利壓制我一樣。

我從小叛逆,逃學逃家無數,很少聽長輩的話,這在我的著作中可以看到,我常常說,我流的是叛逆的血,我是叛逆小小子。

看到鄭振昇。

想想我自己。

我尊重鄭振昇(三十多歲的小孩),您自由選擇您未來的歲月吧!

聖尊蓮生活佛開示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國,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