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緣起

Temple History

真佛的傳承 尊勝的成就

釋蓮僧金剛上師 于1999年

尊勝的緣起

尊勝雷藏寺近照

過兩年多來的辛苦經營,真佛宗美國大舊金山灣區的第一座真佛宗寺廟—-尊勝雷藏寺將於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七日正式落成啟用,並獲得根本傳承上師聖尊蓮生活佛慈允,親臨主持開光大典及大威德金剛護摩法會。

這份殊榮是所有美國灣區弟子的光榮與驕傲,然而尊勝雷藏寺從無到有,從以前的破敗到今天的莊嚴富麗,在這些榮耀與喜悅的背後又有多少的眼淚與汗水,多少的挫敗與失望,才能編織出尊勝雷藏寺這麼一個美麗的傳承呢?這得要從九六年的秋天說起….

尊勝雷藏寺的前身是美國北加州尊勝同修會,九六年九月由師佛賜名「尊勝同修會」堂號,同年十月由西雅圖蓮滿金剛上師代師開光安座的。開光後第二個星期,當時理事會代表赴西雅圖感謝師佛賜堂與加持時,師佛又慈悲指示我們籌建尊勝雷藏寺,已濟化廣大有緣眾生。對於只有寥寥數人的同修會來說,別說法務上一竅不通外,連壇城上的佛像都還是靠賒帳過日的,如何能承擔這麼大的建寺重任呢?然而師佛卻對惶惶不安的同門開示道:「你們放心,將來尊勝雷藏寺會有很多貴人來幫忙,會有很多善緣相助,佛菩薩只要你們的心,而不是要你們的錢。」

就憑著這句話,同門們毅然的挑起建寺的重任,只有向前走,再也沒有回頭。於是同年十一月底,為了買下師佛指示的教堂(尊勝雷藏寺廟址),在數位同門四處借貸、或是用信用卡刷卡借貸下,終於籌足了尊勝雷藏寺建地的首款,再加上向銀行的貸款,總算敲定了這筆買賣,正式向尊勝雷藏寺的建立踏出第一步。

百廢待舉 慘澹經營

這對連買廟的頭期款都是同門用個人名義向外籌借的籌委會來說,卻只能望價興嘆,更不敢想到將來建寺的工程費用了。
剛購買下來的雷藏寺前身是一個天主教教堂,追溯更遠則曾經是一家豪華的電影院,建築本身的歷史已有九十八年之久。看著這頹廢的西班牙式老舊建築,一條條的裂縫、一片片斑駁的痕跡,都是無常不經意留下的腳步。然而,在詩情畫意之外,同門首先要面對的是政府在出售這間教堂時所提出的附帶條件,那就是買方要在半年內做好防地震的加固工程。

這種加固工程對於處於美國西部地震帶的灣區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要將這麼一個龐大老舊的建築物全部加固,所需的費用便極為驚人。在雷藏寺籌委會向外公開招標後,最便宜的費用都需要十四萬美元,這對連買廟的頭期款都是同門用個人名義向外籌借的籌委會來說,卻只能望價興嘆,更不敢想到將來建寺的工程費用了。

四、五個月轉眼即過,對於市政府的要求,籌委會只能一再地向市政府求情延長加固工程的完工期限,對外雖然在本地發動同門做了幾次小型籌款活動,但卻都是無濟於事。這裡的同門大多數是低收入的雇工,每月一千出頭的薪水,除了養家糊口外,所剩幾乎無幾,就算全部都捐助建寺仍是杯水車薪,有力卻無能逮之。大家看著空置的廢屋,除了瞪眼乾著急外,實在亦愛莫能助。

傳承加持 峰迴路轉

祂(蓮生活佛)說:
「若有人能夠發心護持尊勝雷藏寺的建立,該人所做的一切事業,都能獲得最尊勝的成就」

在最困難的時候,傳承加持力發揮了偉大的力量。一九九七年六月,師尊蓮生活佛為紫蓮學校剪綵授課的期間,特別於六月十五日蒞臨美國屋崙市,參加由本寺籌委會舉辦的「與佛同慶父親節晚宴」,宴後並為尊勝雷藏寺做清淨加持,同行並有師母蓮香上師及其他百餘上師、法師參加。

當天晚宴師佛致詞時,竟破天荒的向大眾宣佈,若有人願意義買為尊勝雷藏寺籌款的龍袍的話,師佛將會為該人修法七天迴向。此語一完,大廳立刻響起熱烈的掌聲,人人皆嘆未曾有。然而眼前的驚奇尚未消逝,師佛又說出一段令我們永遠難忘的一段話,祂說:「若有人能夠發心護持尊勝雷藏寺的建立,該人所做的一切事業,都能獲得最尊勝的成就」此語一出又是全場轟動。

在四處響起一片如雷的掌聲的同時,我們的腦海卻茫茫然不知身置何處,我們日夜乞求根本傳承的加持守護,但我們卻無法想到的是在這樣子的緣份下,得到師佛最大的加持。看著同門們臉上掛著的淚痕,有的同門卻早已泣不成聲,此刻師佛體貼的照拂充塞著每一個人的胸口,大夥感動的再也說不出話來。

「師佛!我們也會建一個最尊勝的雷藏寺來渡化更多的眾生」,所有同門心中都暗暗的發願著。
當我們向師佛頂禮感恩的同時,所有的疑慮與委屈瞬間消失無蹤,所取而代之的是盈溢的信心,因為有了根本上師的這番話,就是我們賴以的最無上的保證。「師佛!我們也會建一個最尊勝的雷藏寺來渡化更多的眾生」,所有同門心中都暗暗的發願著。

由於師佛的一番話,在隔日的義賣會上,師佛為尊勝雷藏寺籌款捐出的龍袍,由台灣的一位師兄以八萬五千美元高價標得,然而離防地震的總工程款十四萬美元仍是 一段距離。就在此時奇蹟再度出現,在義賣的三、四天後,有一家建築公司亦加入尊勝雷藏寺的防地震工程的投標。

由於該公司剛成立不久,非常需要儘快建立起他們的顧客網,因此,該公司自動降價最後以八萬五千美元得標,竟然與師佛義賣龍袍的價錢一毛不差,所有同門不禁感嘆師佛與諸佛菩薩、龍天護法的護佑,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打好基礎 重新出發

我們不是為了尊勝雷藏寺而來建尊勝雷藏寺,在佛陀的菩提事業中,尊勝雷藏寺只不過是一微塵沙,若我們只是執著在尊勝雷藏寺的建寺功德,那我們所得到的功德就只有一粒微塵沙那麼大而已,但若是以尊勝雷藏寺作為渡眾的工具,則才能成就無上的殊勝功德。
寺的第一期防地震工程問題總算解決了,但是面對往後建廟艱鉅漫長的路,雖然心中對根本傳承有絕對的信心,但是如何真正做好每一份細節,卻正是我們必須親自去面對解決的。首先我們發現了幾個問題:1.同們人數太少,無法聚集力量。2.法務經驗薄弱,自渡尚且不能,何況渡人?3.理事會組織鬆散,並無法發揮真正的功能。4.經濟來源困窘,資金後繼無力。5.真佛宗在本地的知名度不足,或者有被扭曲的現象等等。

而在這些問題的背後,我們第一要務就是要先做好心理建設,我們要認清為什麼要建廟?其目的又為何?我們知道建廟有著無上功德,但師佛曾告訴我們,建廟是為了讓大家有一個共修的道場,是為了渡化更多的眾生。若廟能夠真正發揮其功能,則廟可以說是一個天堂;反之,若大家為了爭奪廟產或名利而互相鬥爭的話,那就不是度眾生反而是堵眾生,這一來,廟亦可為一個地獄。我們是為了自度度人來建這間廟,我們是為了廣傳佛陀的教示到世界上的每一各角落。

我們不是為了尊勝雷藏寺而來建尊勝雷藏寺,在佛陀的菩提事業中,尊勝雷藏寺只不過是一微塵沙,若我們只是執著在尊勝雷藏寺的建寺功德,那我們所得到的功德就只有一粒微塵沙那麼大而已,但若是以尊勝雷藏寺作為渡眾的工具,則才能成就無上的殊勝功德。

籌委會決定凡是有辦法自個兒動手做的,就全部自個兒動手做,如此一來, 既能夠節省許多的開銷,又能夠讓同門充分的參與建寺的工作,從而凝聚對真佛宗的向心力,可謂一舉數得。
有了以上的認知之後,其他的問題便容易解決了。在同們人數太少,無法聚集力量的問題上,理事會開始建立同門善信資料庫,並加強同門之間的連繫與交流,讓同門有更多的機會參與法務與堂務,以其加強同門對宗派的向心力。在法務經驗薄弱的問題上,理事會開始著手將師佛的教示,有系列的在同修時教導同門,並多次舉辦法會或參與西雅圖雷藏寺大法會的義工,以吸收更多的法務經驗。

在理事會組織鬆散,無法發揮最大的功能的問題上,理事會重新整頓並以專長來任職,除了標榜團隊精神外,對於有特殊專長的同門,亦邀請他們一起參與堂務。理事會的成員要先做眾同門的表率,一切會議亦儘量做到以公正、公平、公開為原則。

在經濟來源困窘,資金後繼無力的問題上,我們始終抱著「有多少,做多少」的理念來建寺,籌款來源幾乎是全靠388美元的尊勝佛母金身,一尊一尊的累積起來的。然而這一 年多來許多共通性的經濟不景氣,使我們的籌款活動真是雪上加霜。但所謂天助自助者,籌委會決定凡是有辦法自個兒動手做的,就全部自個兒動手做,如此一來, 既能夠節省許多的開銷,又能夠讓同門充分的參與建寺的工作,從而凝聚對真佛宗的向心力,可謂一舉數得。

最後在真佛宗於本地的知名度不足,或者有形象被扭曲的問題上,理事會積極的透過各種管道,主動參與本地社區舉辦的公益活動,並藉由法會等法務活動,將正確與健康的真佛密法向社會大眾宣導,如此,除了可大大提昇真佛宗在本地的知名度,並能使社會大眾能對本宗有一個新的認識與瞭解。

在對於上述的問題有了執行的方針後,尊勝雷藏寺的建立總算有了穩固的立足點,同門們對建寺的大業更有信心,能夠再在次重新出發。

考驗不斷 絕不退卻

師佛甚至開玩笑的對我們說:「沒地方同修的話,可以到附近的公園內同修嘛!大家同修完還可以一起烤肉BBQ哩!」
師佛到尊勝雷藏寺加持結界後的數個月內,尊勝同修會的堂務及法務可以說是突飛猛進,每個月平均有二十六個皈依人次,法務上幾乎天天都有同修與活動,同修會裡外更是人來人往好不熱鬧,看到同門個個精神奕奕的樣子,彷彿可以看到未來的遠景是多麼的美好。

然而好景不常,由於同修會每天的人潮太多,加上同修會地處在人口密集的住宅區內,許多鄰居開始抱怨停車的不便,以及太過嘈雜等等問題,市府亦數次發過警告信。雖然我們已經自我約束,並向政府陳情解釋,但仍無法消除附近鄰居的怨言,終於在一九九七年五月十四日,尊勝同修會的招牌被市府勒令取下,並於同月二十二日被停止任何宗教性的集會活動。

這一沉重的打擊,讓所有同門頓時無所是從,因為這時雷藏寺才建到一半,根本不能使用,而唯一的同修活動地點又被迫取消,以往所有的法務活動只有停辦,原本熱鬧滾滾的同修會,一下子就成了一座死寂的空屋。沒有活動就無法吸引人來,沒有人來便無法匯集力量推動法務,二者的關係是密切與互動的。

這一個的事件的背後,亦為建寺的進展拉起了警報,於是理事會特別派代表前往西雅圖,向師佛呈報此事並求師佛加持。沒想到這對我們來說是件天大的事情,到了師佛的眼中卻有如芝麻蒜皮的小事。師佛甚至開玩笑的對我們說:「沒地方同修的話,可以到附近的公園內同修嘛!大家同修完還可以一起烤肉BBQ哩!」

數日後,我們簡單地帶了師佛的法像、坐墊及一些供品前往該處,開始我們如吉普塞人流浪式的同修…
師佛這句看似玩笑的話,其實卻是莫大的加持。當我們一返回屋崙市時,馬上就有同門通知說,在同修會附近的一個公園育樂中心,願意提供每星期二小時的場地供我們活動。大家不禁讚歎師佛未卜先知之不可思議。

數日後,我們簡單地帶了師佛的法像、坐墊及一些供品前往該處,開始我們如吉普塞人流浪式的同修,當我們坐在這個公園內附屬的活動中心修法時,以前柔軟的地毯變成了硬梆梆的冷地板、安詳寧靜換成了門前呼嘯而過的汽車聲、舒適的空調間如今是酷熱的烤箱間,雖然如此,同門卻沒有一句怨言,仍就如以往一樣的來前來同修與護持。就在心中才在慶幸大家並未因此而退道心時,沒想到新一輪的考驗又來了。

雖然如此,同門卻沒有一句怨言,仍就如以往一樣的來前來同修與護持。我心中才在慶幸大家並未因此而退道心時,沒想到新一輪的考驗又來了。
原來這一個公園活動中心在兩個月後要重新整修,我們於是又得考慮搬遷。第二次搬遷的同修地點是在屋崙市文化中心,也是在最後關頭時,經由同門幫忙提供的場地。這裡的環境比第一次好很多,大家正在開玩笑說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時,又是遇上該文化中心的內部組織重組時期,才借用不到兩個月的場地又得離開。

這回真的是去無可去了。在這段時間裡,因為沒有一個根據地,以至於建寺的力量不但不能集中,而且還有越來越消沉的趨勢,內心雖然焦急如焚,卻也無可奈何。最後我們想到了尊勝雷藏寺的建寺工地,那裡雖然沒水沒電沒瓦斯暖氣等等居住設施,但是在自己的地方心中總是踏實些,況且這也許是佛菩薩的安排,要我們早一點入住到雷藏寺裡去吧!於是九八年十一月,在一片蕭瑟的寒風中,開始了尊勝雷藏寺的第一次的同修。

冰消雪融 春日乍現

在冰冷又滿佈塵埃的工地裡同修,一張張哆嗦的面容卻見不到有一絲的抱怨,因為師佛的咒音正如一股暖流,輕柔地溫暖著每一個人的心窩。
門們絕對忘不了第一次在尊勝雷藏寺同修的情形,在沒有暖氣的寒冬天,人人包裹著厚厚的冬衣,打手印的指頭早已僵硬的不聽使喚,在冰冷又滿佈塵埃的工地裡同修,一張張哆嗦的面容卻見不到有一絲的抱怨,因為師佛的咒音正如一股暖流,輕柔地溫暖著每一個人的心窩。就是這樣子的因緣下,同門們發現若是尊勝雷藏寺一日不蓋好,則真佛宗的法務工作便無法在此順利推展,而且更加重了許多財務上的負擔。

於是理事會當時做了幾項重大決定:一、擬定開光時間表,並假定一九九九年六月份最後一個週末,邀請師佛親臨舉行開光大典。也就是說,我們只給予自己大約八個月的時間,來完成所有的建寺工程與法會籌備(這時總工程進度約祇完成百分之三十五而已)。二、所有廟的裝潢與後期工程,全部由同門自己動手做,因為籌款的進度遠不及目前工程的花費的速度,所以能省則省。

想到要在短短的六個月時間完成那麼多的工程,這是一個大家從未遇過的挑戰,也是第一次大家有這麼一個機會,能團結合作的做同一件事,一起不為私利的貢獻自己的時間與精力,大家都非常興奮與緊張。
當理事會的決定一宣佈後,馬上便由理事會修書呈請師佛鑑核,能否於九九年六月份為尊勝雷藏寺開光。同門們在經過四、五個月顛沛流離的同修後,更是積極的響應理事會的決定,因為大家再也不願意回到那種寄人籬下的日子。大伙兒個個磨拳擦掌、躍躍欲試準備一展身手。

籌委會的幾位同門開始動手重新擬定所有的建寺工程,並一一將各項工程定出時間表來,以便同門們能夠有所依憑。於是從門面、入口接待處、護摩殿、大雄寶殿、尊勝佛母殿、地藏殿、太歲殿、城隍殿、圖書館、餐廳到宿舍等等,全部都清清楚楚的列出了一份厚達數十頁的工程作業表。

想到要在短短的六個月時間完成那麼多的工程,這是一個大家從未遇過的挑戰,也是第一次大家有這麼一個機會,能團結合作的做同一件事,一起不為私利的貢獻自己的時間與精力,大家都非常興奮與緊張。因為絕大部分的義工同門都不是專業人才,對建築及藝術都還是非常陌生的,想到建廟又是千秋大業,絲毫不能馬虎,連我自己能力是否能夠稱職也是未知之數,所以不由得大家不擔憂這個問題。

然而,雖然每位同門的社會或專業上的背景各有不同,但大家卻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共同點,那就是對根本傳承上師的信心不變。

真佛傳承 成就尊勝

一百多個日子裡,許多同門都是一下班就往廟裡幫忙,一直忙到凌晨一、二點才罷歇,回到自己家休息不到幾個小時,馬上一大早又得返工上班。
著這股信念,再加上度眾的決心,同門間總是流傳著一個夢想:「尊勝雷藏寺的建寺目標呢,就是讓香客來這裡走一圈後,讓廟的莊嚴華麗來攝召他們,而我們一句話都不用多說,所有的香客就自己能夠要求皈依真佛。」當然這是一句玩笑話,但卻也是同門們對這座得來不易的真佛道場的一種自我期許。

一百多個日子裡,許多同門都是一下班就往廟裡幫忙,一直忙到凌晨一、二點才罷歇,回到自己家休息不到幾個小時,馬上一大早又得返工上班。就這麼日復一日從 未間斷的護持尊勝雷藏寺的建寺大業,大夥幾乎是以廟為家,而家卻反而像是旅館一般了。一股澎湃的熱情時時迴盪激動著每一個人的心中,沒有人抱怨或計較工作的繁忙,大家都只盼能夠早日將尊勝雷藏寺建成,就能夠開展更大的菩提事業,並將我們所能做到最好的成果,呈獻給師佛,以報師恩。

於是大雄寶殿壇城、尊勝佛母殿壇城、地藏殿壇城、太歲殿壇城、城隍殿壇城、二百平方尺,重一千二百磅的大藻井、八根高十七尺的巨型龍柱、一百五十尊觀音雕塑、三千尊的尊勝佛母佛龕、門前一對虎虎生威的門神塑畫、屋簷上一百二十條瑰麗的小龍樑,再加上二十餘種不同的彩雕佛飾等等,就一一的在每一位同門的巧手下完成了。

因為在廟裡的每一片牆、每一角落,都曾經留下同門義工的汗水與腳印,或許也有一些淚痕吧!這是同門們心血的結晶,也是我們對真佛傳承最大的禮敬。
世上彷彿再也沒有任何形容詞,可以用來訴說尊勝雷藏寺在同門心中的美,因為這是用世上任何珍寶也無法換得的成果。因為在廟裡的每一片牆、每一角落,都曾經留下同門義工的汗水與腳印,或許也有一些淚痕吧!這是同門們心血的結晶,也是我們對真佛傳承最大的禮敬。

我們感謝師佛與師母的護佑,感謝諸佛菩薩護法諸天的護佑,感謝所有曾經幫忙贊助尊勝雷藏寺建寺的同門大德們,感謝所有曾經勞心勞力的義工同門們的努力。就因為有著真佛宗這麼偉大的傳承使然,才會聚集起這麼多殊勝的緣份,進而成就如此尊勝的成就。

在尊勝雷藏寺開光的前夕,看著這眼前的一片輝煌,想著以前大夥兒一起經歷的種種,口中竟不自覺的喃喃念著師佛最喜歡的那首夢詩:「知世如夢無所求,無所求心普空寂,還是夢中隨夢境,成就河沙夢功德。」期望這麼一個殊勝的道場,能夠度化更多更多的眾生同登覺岸,為這個有情人間,留下一段美麗的傳奇。
阿彌陀佛!

與我們一起向建寺英雄們致敬!

製作壇城面板

 

油漆木板的小師兄

 

製作觀音浮雕

 

製作法會佈告欄

 

構建尊勝佛母佛龕

 

繪製大門天板

 

製作大門接待台

 

繪製大殿牆腳邊條

繪製大殿橫樑

 

繪製壇城面板

 

繪製巨型觀音畫像

 

幫忙的釋蓮滿、釋蓮傳上師

 

討論開光大典事宜

 

安置3000尊尊勝佛母

 

整理大殿佛像

 

安奉大殿佛像

繪製大門天板

 

繪製大門天板

 

繪製大門天板

 

繪製大門天板

 

整理唐卡畫像

 

繪製大殿牆腳邊條

 

製作龍柱

 

繪製壇城面板

裝貼觀音雕塑牆

 

繪製太歲殿天井

 

繪製門神

 

繪製大殿壇城邊條

 

繪製門神

 

繪製門神

 

討論開光大典事宜

 

安放龍柱

回頁首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國,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